失敗作少女

●学习去了,暂弧●

「这样的我还是死了算了」
偶尔会有点丧,慎粉,并不是什么阳光的人。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安之若素,木秀于林”
嘴上说着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实际上却是假人。
有点社恐所以不会说好听的话请见谅,并不是高冷做作。
叫芄兰就好,安林是专属称呼,非好友都不可以叫!我会生气的。
「究竟要千百次多强烈,才能激起方寸漪涟」
是个垃圾段子手,我恨我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文字。
嗑的cp很杂,不定期产粮,是废人,不混圈。
以上。

双黑酱——
○○(><)○○
(^ρ^)/
o(*////▽////*)q
【逐渐失智】

【伽小】泣き止んだ今日にさらば(與不再哭泣的今天說再見吧)

●推荐BGM–赤ティン/ウォルピスカーター——時ノ雨、最終戦争    
●标题与正文无关,取名废
●是去年八月份的废稿,我已经差不多忘了当时想写什么了【挠头】
●大概是背后灵伽x普通人类小的设定,私设很多,注意避雷
●心因性失忆症出没,具体不透露了嘻【其实是我已经忘了…】
●未完结噢,因为觉得写了那么多了不发出来有点可惜……于是截了一部分内容
●我爬墙了,这篇可能会坑掉…所以说是废稿啊……后续等我爬回来再说叭【不知道下次回坑是什么时候…大概最近半年都不会回坑了 拜拜了各位我去吸双黑了噢噢噢噢哦噢噢噢噢哦哦哦——】
●ooc应该有,将就看叭,辣到您眼睛抱歉啦

————


 小心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好得有些过头了,简直就像话本里的故事主角那样,接二连三地“走狗屎运”,若是换作漫画里的宅男主角,怕不是早就去买福利彩票了。
   
 

是的,毫不夸张。譬如天气预报说今日有雨,而自己出门恰巧忘带雨伞,灰蒙蒙的天空昭示着老天爷青黑的脸色,然而本该落在自己头顶的雨点却没有如期而至,反倒待自己回到家中,这雨才姗姗来迟地冲刷着城市之类的事屡见不鲜。不过反过来说也未必是好事,小心出了家门才回想起天气预报有雨,在街道转了三四圈才找到商店,买了伞,而雨却迟迟不下。而自己提着丝毫没有派上用场的伞回到家中,室外才下起了倾盆大雨。该说自己最近运气好还是不好呢……
   

小心趴在阳台愣愣地望着室外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同方才的自己一样没带雨伞的人们头顶,又从伞骨支起的花花绿绿的伞布滑落。

嘛,不管怎样,还算幸运。
   

但走运归走运,随之而来的是所谓的“副作用”,例如说现在:分明家中除了自己以外别无他人,可小心却感受到了身后有人注视着自己的视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该说自己最近太敏感吗…
   

仍是觉得不对劲……自己的第六感向来不会出错。刚才分明觉察到有人注视着自己……

或许是自己最近真的太累了吧。不光变得敏感了,连睡眠质量也差了不少。

然而一直被别人注视着的感觉果然还是很诡异啊!
   

小心有些郁闷地戳了戳自己在阳台种的多肉植物,冰凉舒适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心情很快便好了大半。不过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种多肉植物了呢…?想不起来了。
   

脑海里传来一个陌生中又携着几分熟悉的声音:记不起来,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是谁?
   

头突然变得涨痛,也许这个声音说得没错,既然回忆不起来,就不要去想了。
   
   


入夜,谈不上凉爽的风撩起笼罩在夜色中的窗帘,时不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加之居民楼下草丛中聒噪的蝉鸣,扰得人难以入睡。
   

将被褥充当抱枕的小心阖上了眼,却不自然地皱起了眉。即使是合了眼,仍是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虽然说不上讨厌,却异常的别扭。
   

“对方”像是听见了自己的心声,被人注视着的异样感很快便被黑夜蚕食殆尽,小心舒展开蹙起的眉,如愿以偿地进入了梦乡。
   
 

然而梦境却仍是那个重复了无数次的,令他莫名其妙而又感到不安的画面。
   

在漆黑一片的虚无中,那个被荧蓝色光芒包围着的,莹蓝色长发的男人背对着自己。分明是完全陌生的场景,但梦中的自己却是不住地颤抖着,仿佛下一秒泪水就要夺眶而出一般,为什么会感到难受呢?分明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然而那股强烈的熟悉感硬生生地否决了这个想法,荒唐至极。
   

那么,你是谁呢?
   
   

想要开口,却发现此刻的自己完全发不了声,一个音节都未吐出,整句话便哽在了喉头。
   
   

然而眼前的人却像是能够听见自己的心声一般,缓缓转过身。而每当自己就快要看清对方的脸时,便会猛然惊醒,不觉间双颊已沾满泪痕。
   
   

而这次的梦境却与往常不同。
   
  

这一次,小心清晰地看见那个男人微笑着回过头,如一汪清水般澄澈的眼睛注视着自己。那人有着与其发色相匹配的冰蓝色眼眸,只消一眼,便足以让人深陷其中。
   

回过神来,小心已不知不觉走到那人跟前,刚想开口将心中的满腹疑问一一道出,却有什么在眼眶中打转了许久的液体不听身体的使唤擅自溢出,掉落在地,一发不可收拾。
   
   

跟前这位分明是从前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似乎是慌了神,借着比小心高了一个头的身高差,将他揽入怀中,哄小孩似的轻轻拍打着小心的背部,口中还呢喃着什么:“对不起,我……”

   
这是……为什么要道歉呢?

这个梦,更奇怪了。

   

小心本想依着警惕陌生人的本能挣脱那人的怀抱,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地僵硬在原地,就连大脑也放弃了思考。更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产生丝毫的厌恶,反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心,脑海中甚至一闪而过了将脸更深地埋进男人温暖的怀抱中的想法。

   

这梦也太真实了……小心甚至能够嗅到那人身上略带熟悉的清香。真实得有些过分了,就像…是假的一样。
   
   

意识…渐渐模糊了。
   
   

小心不再去思考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周遭也逐渐陷入黑暗。

   
——————

从混沌中苏醒,天才蒙蒙亮,窗外阵阵鸟鸣声闹得刚从床上坐起的小心有些发懵。

   

只是个梦吗……

   

为什么会隐隐有些失落呢?
   
   

明明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错觉?
   
   

那个人,到底是谁?
   
   

……

…不对我在期待什么啦?!莫名其妙。

小心暗自腹诽道。

迷迷糊糊地洗漱完毕,站在穿衣镜前的小心通过镜面瞥见房间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自己,莹蓝色的长发晃得有些不真切,如果不是这人双脚悬空的话小心还是会怀疑家里是否进贼了。
   

感情每天晚上害得自己睡不好觉厄运连连的就是这倒霉玩意儿了?小心可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鬼魂是不会缠着人的吧…别是什么厉鬼哦。
   
   

“咳,你看得见我?!”那鬼转过身来惊讶地看向小心。
   
  

“……”废话。不过我是怎么听见鬼魂说话的…?
   

不过这张脸……原本模糊的记忆又如涨潮时的潮水般卷土重来,这张脸…果然是梦里的那个人。

   

刚想发问,那鬼魂却是抢先一步发话了:“虽然这听起来是天方夜谭,其实,我是你的「背后灵」。”
   
   

背后灵,即守护灵。有很多的灵魂死后依然对世界有所眷恋,他们会以守护的方式跟着自己的后代或是和自己有缘的人,这样的灵魂被称之为「守护灵」。守护灵通常都是对主人有益,会对人的性格、运气等造成一定影响,但无法直接接触到。
   
   

小心望着那张仅在梦里有过一面之缘却莫名感到熟悉的脸缓缓开口:“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虽说自己并不迷信,但撞上这种事情只好认栽,反正这种东西肯定是想甩也甩不掉的吧,无法直接接触,应该也不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太大影响,倒不如先解决自己的疑问。

  

“谁知道呢。或许我们仅仅是有缘罢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呢?”蓝发男人轻笑出声。
   
   

……否认了啊。为什么,我会抱有期待呢?
   
   

对啊,只是陌生人罢了。做出那种事情,也不过是因为我是他的主人而已。
   
   
再者,自己的记忆中也没有这样一号人物,仅仅凭借直觉就草率地盖棺定论果然是不靠谱的。
   
   

小心沉默着继续平淡无奇的一天,不再理会身后飘着的灵体。

   

实际上小心并不讨厌有人陪着自己的感觉,甚至在接受了自己能够看见「背后灵」这个设定后偶然回头发现身后没了熟悉的身影居然会隐隐感到失落。就好像,再次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实物一样。难过得有那么一瞬间,心脏仿佛都要停止跳动。

   

比如说现在。
   
   

小心本来只是想要发发牢骚,结果那家伙却真的照做了。
   
   

由于那人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这自己“走路要好好看路不要发呆,不可以踢路边的小石子”“前面就是路口了当心来往车辆”“今天会下雨记得带伞”“不要长时间戴着头戴式耳机,音量调太大了对耳朵不好,不要以为把音量调大就听不见我说话了”之类话,小心发觉到这个背后灵简直堪比学校食堂打个饭都要唠上半天的食堂大妈后终于忍无可忍地在心底吐槽:你好烦哦。
   
   

于是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小心再也没听到那个烦人的声音在脑海里炸开。





——TBC——
(真的吗)

手机排版好烦噢,我溜辽,江湖见。

光速爬墙
在新坑和旧墙头之间反复横跳

学习去了 来年见 坑会填的

爬……爬墙回也青!
几个月没看漫画了……
tag炸了吗噫呜呜呜呜过年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噫呜呜呜呜呜呜

每次听条子的歌心中还是会有一如当年的那种悸动,即使每次的心境都是截然不同的,然而那份震撼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从最初听的《世末歌者》《霜雪千年》再到后来的《凉雨》《不知者》,一直到最近在反复回味的《夏风》,每一首,都能使我的心底激荡起层层涟漪,久久不肯散去。真好,此生不悔入中v,南北组是一生推,能知道COP这个p主真是太好了!!——
_(:зゝ∠)_

【伽小】万圣节短打

#是什么paro我也不知道你们看着办 大家都是普通人 我就瞎鸡掰写的#
#两千字大概有的……【热衷于统计每次写多少字的沙雕x#
#反正bug应该挺多 懒得修了 语病应该有 懒得纠了 你们无视就好#
#逐渐忘记官设#
#企图还债 我还欠七篇啊…#
#最近状态很差,只能写沙雕文 我也想写正经文啊qwq#
#因为万圣节我应该在学校所以就提前发了#
#这次我没有咕咕哦!【骄傲】#
#我杀手机排版!!!#

寒风呼啸,萧瑟的秋风裹挟着片片落叶飘至远方,最终消逝于地平线。随着最后一片金黄的落叶在风儿的带领下踏上生命最后一段旅程,秋日也正式宣告了结束。

随之接踵而至的是小镇上如期迎来的第一场冬雪。鹅毛般洁白柔软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为一地的枯枝败叶盖上棺椁,替萧条落寞的大地盖上厚厚的被絮。

上下都是白皑皑的一片,纤尘不染,大地换上了新衣,小镇也终于迎来了人们翘首以盼多日的万圣节。

早在一周前,镇上的居民们便迫不及待地装饰起了各自的房屋,年幼的孩子们更是拎起早早便准备好安放讨来的糖果的篮子跃跃欲试。

瞧啊瞧,盼啊盼,可算是熬过了漫长的等待,大家迎来了黎明的曙光。这天一大清早,街道上便挤满了各种身着奇装异服准备参加万圣节游行的孩子们。他们大多互相探讨着晚上要怎样向街坊邻居们讨要糖果,时不时还有衣着诡异的大人们掺杂在讨论的人群中,而女孩们则是摆弄着各自的服装,讨论谁的打扮最博人眼球。

小镇上下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虽然不明白这里的人们为什么都热衷于这些稀奇古怪的活动,但秉承着入乡随俗理念的伽罗还是煞有介事地模仿着街坊们在自己的屋前布置了些装饰,并准备好零食糖果等待着熊孩子们的到来。

作为刚搬来不久的异乡人,伽罗对这儿的民风习俗还不甚了解,况且自己的家乡并不重视这些古怪的节日,于是他选择了“入乡随俗”。

不过这糖果确实挺甜的,就是有些粘牙。




小心是在甜心的试菜警告下被迫同意参加万圣节活动的。本来自己就不是什么小孩子,小心不理解这种穿着奇装异服上街找陌生人要求招待的行为有什么意义。但迫于甜心的威胁,还是勉强答应了这码事。毕竟相对于出自甜心之手,堪比生化武器的饭菜,还是勉为其难地穿上这诡异的服装为妙。同样深受其害的还有开心花心粗心三人。

于是作为受害人之一的小心此刻一言不发地盯着镜子里身着勉强可以看出称得上是黑猫装扮的自己,说到底还是有些违和感。谁他喵的会穿着印着Q版黑猫图案的宽袖卫衣,黑色的露膝背带裤,戴着猫耳发箍上街啊?!

小心的脸黑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换、掉。”

“哎呀小心你不要这样嘛,反正就这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不是蛮可爱的嘛!”一旁的甜心显然是对自己的衣品感到欣慰,即使是在焦急地规劝,语气也不自觉地上扬,“我家弟弟这样打扮果然好看”的想法跃然脸上。

请你收敛一点喔,甜心小姐。一般的男孩子都不会喜欢这种打扮的吧?

实际上还是挺可爱的……?就是总有一丝诡异的违和感……

最终小心还是没有把衣服换掉,原因是他看到了同样被甜心精心打扮后的另外三人。反正要丢脸就一起丢吧。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才好。

白天的万圣节游行小心自然是不愿意去的,于是甜心只好颓然地打消了带着被自己精心打扮好的四人中自己最为满意的幺弟出门打着参加游行的幌子,实则向别的女孩子炫耀的念头。

嗯?你问她想要炫耀什么?

嘘,这是女孩子的秘密哟。_(°ω°」∠)_

于是失望的甜心只好拉着还算看得过去的大哥开心出门。

你问开心被打扮成了什么样?您听说过女装大佬吗?虽然说身高是硬核……至少脸还是看得过去的!甜心如此安慰自己。


夜幕降临,小镇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在暮色的笼罩逐渐陷入沉寂,而是一反常态地愈加热闹了起来。

甜心本想兴冲冲地拉着四人走街串巷,但考虑到这样行动不便,只好各自分头要糖。说实话无法看到所有街坊们开门时见到这副打扮的四人会是什么表情还是蛮失望的。

想想也是挺精彩。不过这种形式的“吓人”点子也亏甜心想的出来,这可比其他人“装神弄鬼”新颖多了,人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提着夸张的扫帚的甜心微微颔首,腾出一只手压了压乌黑的帽檐,稍稍整理了一下衣冠,迈开步子含笑踏上了街道。女巫的形象果然蛮适合自己。



小心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放下想要叩响某一户人家的门的手,回头走向另一家。

天色越来越晚,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如果提着空篮子回去一定会被花心嘲笑,可能还会遭到甜心的夜宵警告……

小心晃了晃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着,不禁叹了口气,呼出的白色水汽氤氲着飘向天空,消失在暮色中。

啧,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怀着复杂心情的小心鬼使神差地叩响了某一家的门。

当这家的房主开门时他才发觉自己方才敲了门。

开门的是一位长相清新俊逸的蓝发青年,他见了小心的着装先是愣了愣,继而眯起湛蓝色的瞳子微笑着看向面前的黑发少年,似是等待着对方的发话。

小心避开那人的目光,垂下头沉默了良久,舌头像是打结了似的,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甚熟练地轻声开口:

“Tr…Trick or Treat?”

半晌没有反应。待小心晃过神来,一颗已经剥了糖纸的水果糖静静地躺在那人的手心,而眼前即是那人的手。

小心一抬眼,对上的便是那人含着笑意的湛蓝色眼眸。

小心轻声道了谢便接过蓝发青年递给自己的糖果,塞进了嘴里。

一股甜腻感在味蕾间炸开,蔓延至整个口腔,最后化作一阵莫名的暖流混杂着难以言喻的情愫用上心头。

很甜。

“你好像挺喜欢这糖的,我这里还有很多,都送给你好了。”青年温柔的话语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让小心觉得有些不真切。

木然地接过蓝发青年递给自己的一大捧糖果,小心终于想起了什么,抬眼道:“多谢。糖,很甜。”

“嗯。”

对上的仍是盈满笑意的眼。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飘进耳内的仍是温柔的话语。

终于,小心的情绪似乎也受了那人的影响,嘴角弯起一抹不着痕迹的笑:“…小心。”

“什么…?”

蓝发青年有些疑惑地看了眼四周。

还未等小心开口解释,远处便传来了女巫打扮的绿发少女的呼唤声:“小心,走啦,该回家了哦——”

小心匆匆瞥了蓝发青年一眼,还未来得及开口解释便被甜心拉走了去。

徒留蓝发青年一人伫立门口。

“哈?”

伽罗挠了挠后脑勺。

小心……?是个和本人一样很有趣的名字呢。
本来还想着请他进屋休息一下的,这么冷的天还穿得这么少……膝盖和脸颊都被冻得通红了。就不知道冷的吗?

不过说实话,真的挺…可爱的。

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还会再见面的吧。

一定会的。




回到家中的小心掏出一颗之前那位蓝发青年给的水果糖,受室温的影响,这粒糖果已经有些化了,黏在半透明的糖纸上。小心扯下糖纸,将糖果抛进嘴里咀嚼着咽了下去,舔尽了糖纸上残余的糖分,小心将糖纸铺开,举在眼前,可以透过半透明的糖纸看见蒙上色彩的另一个世界。

真的很甜。

向来不嗜甜的小心破天荒地一股脑剥了七八颗糖,五彩缤纷的糖纸散落一地。

他叫什么名字呢?

还会再见面的吧。

小心轻轻阖上了眼。

夜已深,佳节渐逝,但这个故事才刚刚拉开帷幕。

——end——

佛了。反正怎样都无所谓了

一定会成为一个温柔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