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疏雨泪墨

「这样的我还是死了算了」
偶尔会有点丧,慎粉,并不是什么阳光的人。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安之若素,木秀于林”
嘴上说着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实际上却是假人。
有点社恐所以不会说好听的话请见谅,并不是高冷做作。
叫芄兰就好,安林是专属称呼,非好友都不可以叫!我会生气的。
「究竟要千百次多强烈,才能激起方寸漪涟」
是个垃圾段子手,我恨我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文字。
以上。

爬……爬墙回也青!
几个月没看漫画了……
tag炸了吗噫呜呜呜呜过年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噫呜呜呜呜呜呜

每次听条子的歌心中还是会有一如当年的那种悸动,即使每次的心境都是截然不同的,然而那份震撼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从最初听的《世末歌者》《霜雪千年》再到后来的《凉雨》《不知者》,一直到最近在反复回味的《夏风》,每一首,都能使我的心底激荡起层层涟漪,久久不肯散去。真好,此生不悔入中v,南北组是一生推,能知道COP这个p主真是太好了!!——
_(:зゝ∠)_

【伽小】万圣节短打

#是什么paro我也不知道你们看着办 大家都是普通人 我就瞎鸡掰写的#
#两千字大概有的……【热衷于统计每次写多少字的沙雕x#
#反正bug应该挺多 懒得修了 语病应该有 懒得纠了 你们无视就好#
#逐渐忘记官设#
#企图还债 我还欠七篇啊…#
#最近状态很差,只能写沙雕文 我也想写正经文啊qwq#
#因为万圣节我应该在学校所以就提前发了#
#这次我没有咕咕哦!【骄傲】#
#我杀手机排版!!!#

寒风呼啸,萧瑟的秋风裹挟着片片落叶飘至远方,最终消逝于地平线。随着最后一片金黄的落叶在风儿的带领下踏上生命最后一段旅程,秋日也正式宣告了结束。

随之接踵而至的是小镇上如期迎来的第一场冬雪。鹅毛般洁白柔软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为一地的枯枝败叶盖上棺椁,替萧条落寞的大地盖上厚厚的被絮。

上下都是白皑皑的一片,纤尘不染,大地换上了新衣,小镇也终于迎来了人们翘首以盼多日的万圣节。

早在一周前,镇上的居民们便迫不及待地装饰起了各自的房屋,年幼的孩子们更是拎起早早便准备好安放讨来的糖果的篮子跃跃欲试。

瞧啊瞧,盼啊盼,可算是熬过了漫长的等待,大家迎来了黎明的曙光。这天一大清早,街道上便挤满了各种身着奇装异服准备参加万圣节游行的孩子们。他们大多互相探讨着晚上要怎样向街坊邻居们讨要糖果,时不时还有衣着诡异的大人们掺杂在讨论的人群中,而女孩们则是摆弄着各自的服装,讨论谁的打扮最博人眼球。

小镇上下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虽然不明白这里的人们为什么都热衷于这些稀奇古怪的活动,但秉承着入乡随俗理念的伽罗还是煞有介事地模仿着街坊们在自己的屋前布置了些装饰,并准备好零食糖果等待着熊孩子们的到来。

作为刚搬来不久的异乡人,伽罗对这儿的民风习俗还不甚了解,况且自己的家乡并不重视这些古怪的节日,于是他选择了“入乡随俗”。

不过这糖果确实挺甜的,就是有些粘牙。




小心是在甜心的试菜警告下被迫同意参加万圣节活动的。本来自己就不是什么小孩子,小心不理解这种穿着奇装异服上街找陌生人要求招待的行为有什么意义。但迫于甜心的威胁,还是勉强答应了这码事。毕竟相对于出自甜心之手,堪比生化武器的饭菜,还是勉为其难地穿上这诡异的服装为妙。同样深受其害的还有开心花心粗心三人。

于是作为受害人之一的小心此刻一言不发地盯着镜子里身着勉强可以看出称得上是黑猫装扮的自己,说到底还是有些违和感。谁他喵的会穿着印着Q版黑猫图案的宽袖卫衣,黑色的露膝背带裤,戴着猫耳发箍上街啊?!

小心的脸黑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换、掉。”

“哎呀小心你不要这样嘛,反正就这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不是蛮可爱的嘛!”一旁的甜心显然是对自己的衣品感到欣慰,即使是在焦急地规劝,语气也不自觉地上扬,“我家弟弟这样打扮果然好看”的想法跃然脸上。

请你收敛一点喔,甜心小姐。一般的男孩子都不会喜欢这种打扮的吧?

实际上还是挺可爱的……?就是总有一丝诡异的违和感……

最终小心还是没有把衣服换掉,原因是他看到了同样被甜心精心打扮后的另外三人。反正要丢脸就一起丢吧。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才好。

白天的万圣节游行小心自然是不愿意去的,于是甜心只好颓然地打消了带着被自己精心打扮好的四人中自己最为满意的幺弟出门打着参加游行的幌子,实则向别的女孩子炫耀的念头。

嗯?你问她想要炫耀什么?

嘘,这是女孩子的秘密哟。_(°ω°」∠)_

于是失望的甜心只好拉着还算看得过去的大哥开心出门。

你问开心被打扮成了什么样?您听说过女装大佬吗?虽然说身高是硬核……至少脸还是看得过去的!甜心如此安慰自己。


夜幕降临,小镇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在暮色的笼罩逐渐陷入沉寂,而是一反常态地愈加热闹了起来。

甜心本想兴冲冲地拉着四人走街串巷,但考虑到这样行动不便,只好各自分头要糖。说实话无法看到所有街坊们开门时见到这副打扮的四人会是什么表情还是蛮失望的。

想想也是挺精彩。不过这种形式的“吓人”点子也亏甜心想的出来,这可比其他人“装神弄鬼”新颖多了,人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提着夸张的扫帚的甜心微微颔首,腾出一只手压了压乌黑的帽檐,稍稍整理了一下衣冠,迈开步子含笑踏上了街道。女巫的形象果然蛮适合自己。



小心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放下想要叩响某一户人家的门的手,回头走向另一家。

天色越来越晚,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如果提着空篮子回去一定会被花心嘲笑,可能还会遭到甜心的夜宵警告……

小心晃了晃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着,不禁叹了口气,呼出的白色水汽氤氲着飘向天空,消失在暮色中。

啧,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怀着复杂心情的小心鬼使神差地叩响了某一家的门。

当这家的房主开门时他才发觉自己方才敲了门。

开门的是一位长相清新俊逸的蓝发青年,他见了小心的着装先是愣了愣,继而眯起湛蓝色的瞳子微笑着看向面前的黑发少年,似是等待着对方的发话。

小心避开那人的目光,垂下头沉默了良久,舌头像是打结了似的,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甚熟练地轻声开口:

“Tr…Trick or Treat?”

半晌没有反应。待小心晃过神来,一颗已经剥了糖纸的水果糖静静地躺在那人的手心,而眼前即是那人的手。

小心一抬眼,对上的便是那人含着笑意的湛蓝色眼眸。

小心轻声道了谢便接过蓝发青年递给自己的糖果,塞进了嘴里。

一股甜腻感在味蕾间炸开,蔓延至整个口腔,最后化作一阵莫名的暖流混杂着难以言喻的情愫用上心头。

很甜。

“你好像挺喜欢这糖的,我这里还有很多,都送给你好了。”青年温柔的话语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让小心觉得有些不真切。

木然地接过蓝发青年递给自己的一大捧糖果,小心终于想起了什么,抬眼道:“多谢。糖,很甜。”

“嗯。”

对上的仍是盈满笑意的眼。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飘进耳内的仍是温柔的话语。

终于,小心的情绪似乎也受了那人的影响,嘴角弯起一抹不着痕迹的笑:“…小心。”

“什么…?”

蓝发青年有些疑惑地看了眼四周。

还未等小心开口解释,远处便传来了女巫打扮的绿发少女的呼唤声:“小心,走啦,该回家了哦——”

小心匆匆瞥了蓝发青年一眼,还未来得及开口解释便被甜心拉走了去。

徒留蓝发青年一人伫立门口。

“哈?”

伽罗挠了挠后脑勺。

小心……?是个和本人一样很有趣的名字呢。
本来还想着请他进屋休息一下的,这么冷的天还穿得这么少……膝盖和脸颊都被冻得通红了。就不知道冷的吗?

不过说实话,真的挺…可爱的。

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还会再见面的吧。

一定会的。




回到家中的小心掏出一颗之前那位蓝发青年给的水果糖,受室温的影响,这粒糖果已经有些化了,黏在半透明的糖纸上。小心扯下糖纸,将糖果抛进嘴里咀嚼着咽了下去,舔尽了糖纸上残余的糖分,小心将糖纸铺开,举在眼前,可以透过半透明的糖纸看见蒙上色彩的另一个世界。

真的很甜。

向来不嗜甜的小心破天荒地一股脑剥了七八颗糖,五彩缤纷的糖纸散落一地。

他叫什么名字呢?

还会再见面的吧。

小心轻轻阖上了眼。

夜已深,佳节渐逝,但这个故事才刚刚拉开帷幕。

——end——

佛了。反正怎样都无所谓了

一定会成为一个温柔的人的。

啊啊,结果还是分道扬镳了,两年的情谊不过如此……一切仿佛都发生在昨天呢。虽然当初他给我写的生日贺文和奇奇怪怪的修仙贺文我都找不到了,聊天记录大半也都丢了……明明说过如果被人欺负了就要告诉他的,还说我是他网上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呢…
呐呐你知道吗,我现在lofter和贴吧的简介里一直挂的都还是你送给我的那句“安之若素,木秀于林”呢,我真的,好舍不得你啊。
说好要做彼此的沙雕网友呢?你说过会永远在这里陪着我的啊……
其实我都明白的,你空间置顶里说的也很清楚了。上大学了,要开始新的生活,以前网上的那些朋友都删了……虽然说我还是挺不舍的,但是请你也要加油鸭。
没有沙雕网友的陪伴,我一定也可以的,负能什么的,我会自己解决好的,我一定会好好爱着自己的,再也不会做出那些令自己受伤的事了。

发在这里才能保证所有熟人都看不到……嘻嘻。

结果还是自闭了。

【南北组】霸道集团大小姐爱上我

#cp绫依#
#又名《绫绫和依依的日常》#
#ooc脑洞产物 人设崩塌中 你们就当看个笑话 不要槽ooc 我心里有ACDEFG数的#
#心态崩了,写点沙雕小段子安慰一下自己#
#南北组复健【鬼知道我上一次写南北组是什么时候】#
#辣到您眼睛抱歉了#
#为了玛丽苏而玛丽苏#
#如有不妥,请联系我删除本文or取消tag#

    大家好我叫洛天依。

    如各位看官姥爷所见,若不是乐正集团的大小姐——心地善良、活泼可爱、优雅美丽、豁达大度、元气十足、家缠万贯的【真·富婆】乐正绫小姐好心收(包)留(养)了我,你们今天大概就不会看见我在这里说话了吧?指不定此时真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街角卖唱糊口,亦或是早已横尸街头了吧?

    当然如果真的是这样,当天报纸的头条就不应该是“震惊!某火柴为了取暖竟将小女孩点燃!”之类毫无营养的垃圾新闻,而应是“可怕!某街头卖唱美少女竟离奇横尸街头!”“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物欲横流的社会,淡漠的人心竟使如此天真可爱的少女落得如此下场,专家呼吁人们应该放下手机,多多关心身边的人,留意生活中的平凡小事,避免重蹈这场悲剧的覆辙!”“少女临终前口中始终念叨着一个词:‘包…包子!’谁曾想到这竟会是少女最后的遗言?!已经被饥饿缠身足足五个小时的她终究还是敌不过死亡步步逼近的步伐,安详地离开了她深深眷恋着的世界。这一切是否值得引起大家的反思?敬请收看本期的《走近科学》!”

    万幸的是,这样的悲剧并没有发生在大家面前,在此,我不但要感谢乐正小姐对当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我伸出的援助之手及其一直以来给予我洛某人的帮助与支持,正是有了她才使我走到了如今这样的田地,同时我还要感谢宽厚仁慈的神様【kamisama】赐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令我能够站在这里将歌声与快乐传递给大家,感谢卡密,感谢上帝,感谢安拉,感谢佛祖,让我能够遇上阿绫这样的大恩人。谢谢大家!
   


    少女弯下腰,鞠了一个标准的90°躬,轻巧的八字辫随之微微颤动,接着朱唇轻启道:“为了纪念这段不平凡的经历,请允许我将其以歌曲的形式献给大家。”
                                     

    随着话音的落下,少女俯身又鞠了一躬,台下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
   

    伴着欢快活力的BGM,少女攥紧了话筒,深吸一口气,唱到:“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明明今天上午,吃了五碗面,可是肥肠奇怪,现在就饿鸟。他们总是说我平时吃太多,可是人家真的,真的容易饿!……”
   

    一曲终了,少女幽幽掏出某乐正集团大小姐送的手机,并拨通了某人的电话:“歪?阿…”
   

    刚欲开口,少女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她似乎是回忆起了某人对她说过的什么话,小心翼翼地扫了台下的观众一眼,压低声音迅速改口道:“老,老公,人家饿了嘛~一会儿等演出结束了,带人家去吃东西好嘛?”
   

    “好哒,最爱你了,老公么么哒~”
   







    观众:???
                          

看完谜之城来跟风填一下表格……
!涉及剧透注意!
手机p图好累啊……
不要脸地来蹭tag…

为什么我的笔不会自主思考 自己独立完成作业 你已经是一支成熟的笔了 你已经长大了 应该学会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