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疏雨泪墨

●学习去了,暂弧●

「这样的我还是死了算了」
偶尔会有点丧,慎粉,并不是什么阳光的人。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安之若素,木秀于林”
嘴上说着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实际上却是假人。
有点社恐所以不会说好听的话请见谅,并不是高冷做作。
叫芄兰就好,安林是专属称呼,非好友都不可以叫!我会生气的。
「究竟要千百次多强烈,才能激起方寸漪涟」
是个垃圾段子手,我恨我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文字。
嗑的cp很杂,不定期产粮,是废人,不混圈。
以上。

没有标题,就瞎写写

*cp tinmafu
*严重欧欧西 欧欧西预警*慎点*
*饿到昏厥,自割腿肉产粮
*私设爆棚,乱七八糟,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很辣眼睛,幼儿园文笔
*勿代三
*开头是诺哥的锅,她逼我这么写的😣 @荌蒾蓚 (经典小学生作文式开头)
—————————
      今天,万里无云,艳阳高照。即便是身在正处于盛夏的Tokyo,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映出一片斑驳,却仍是不免感到一阵恶寒。

      随着手机屏幕的骤然一暗,akatin如咸鱼般往床上一倒,手机被扔在了一旁。额前的碎发也随着方才的动作杂乱无章地铺在脸上,遮蔽住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的特殊提示音猛地响起。akatin一个鲤鱼打挺便直直地从床上坐起,摸出了手机。他揉了揉一头没有打理过而显得乱蓬蓬的赤发,犹犹豫豫了半晌,终究是点开了Twitter的“特别关注”。

      是mafuくん的推文呢。看样子…他现在过得很好呢。已经,不需要我替他瞎操心了吧。

      差不多,也是时候该释怀了呢。

      akatin放下手机,抬头望向白花花的天花板。自己节骨分明的手不知不觉覆盖了眼睫,蒙蔽了清澈的眼眸。两行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悄然滑落。

      什么嘛。亏我还一直担心他没有我,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睡觉……会不会像以前一样稀里糊涂的。完全是我想多了啊。

      脑内充斥着那人的一颦一笑,那人银色的发丝被风拂起,赤红的眼底盛满澄澈的笑意,仿佛快要溢出水来。akatin恍惚间听见他用撒娇般的语气道:“tin桑。”

      往日里与那人朝夕相处的画面都一帧帧在眼前闪过。一起去游乐园坐摩天轮,在林荫道上手牵手漫步,一起做生放送,一起写歌……那人会小孩子似地挽着自己的手,央求自己陪他去买马卡龙;也会猫儿似的在睡觉时往自己的怀里蹭,仿拂没有安全感似的,而自己也会不自觉地把怀中的人儿搂的更紧,却又担心把人弄醒而不敢把力道加大。

     而这一切,却只存在于回忆中了。已经回不去了呢。即使是失声痛哭,也无事于补。就连呜咽声也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就算被月色吞噬,就算被月光照射,也不会消失,只能看见不会消失的事实。明明只是在这颗心上开了个洞而已……

      想要伸手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告诉他自己有多思念他。

      回过神来,他却早已毫不犹豫地扭过了头,背朝自己,一步步朝远方走去。徒留决绝的背影与残酷的现实,以及迷茫的自己徘徊在原地。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结局啊……为什么呢,mafuくん。

  「请你,回头看看我啊。」

  「呐,mafu。」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