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雨泪墨

「这样的我还是死了算了」

【安雷】题目懒得有(已完结)

*现pa 已同居设定
*沙雕段子预警
*是给cp小姐姐的生贺 是说好的点梗 虽然晚了嘤嘤嘤 当作是交党费好了 为什么你每次都是退坑了才交党费啊……
*有大量ooc 很崩!!!(注意!)
*这里圈一下cp 虽然她好像删lof了…… @ @荌蒾蓚
*不混你圈,我们缘见
*用脚写文,没有良心

   这是第几次了?

   雷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机上放映的帧帧彩色画面,嘈杂的画面中人物的声音无一不惹人烦闷。

  “啧。”

  “啪”地一声将电视机的遥控板摔在茶几上,雷狮蹙着眉抓了把头发。

  电视上没什么好看的节目了,本来自己也没什么想要看下去的意思了。傻逼骑士怎么还没回来……雷狮不需要想便猜得到一定是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去了,这次不会又是去傻兮兮地帮助什么美丽的小姐吧,还是扶老太太过马路然后顺便把老人家一路送回家中?

  即使是同居了这么久,雷狮还是搞不懂伴侣的脑子里整日都在想些什么,烂好人什么的不是很无聊吗?话虽如此,相性可谓是非同一般地差劲的两人还是在一起了不是吗…?

  说曹操,曹操到。远远听到楼道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雷狮便知道是安迷修回来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本来想早点回来的,但是路上出了些意外……”随着门被钥匙的打开,安迷修一如往常地径自走到雷狮身旁坐下,一面走一面熟练地脱下了外套,丢在沙发的一边。

  雷狮正眼都没瞧安迷修一下,抓起方才放在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胡乱换着频道,眼睛盯着液晶电视屏幕,漫不经心地开口道:“谁稀罕等你啊白痴骑士,还是在外面做你的‘活雷锋’去吧。”

  “在下也不是有意的嘛…要不是出了点意外……毕竟见到非正义行为,身为21世纪好青年怎么可以坐视不理呢?!”

  “切,所以这次又是什么事情?”雷狮从茶几上搬来一袋瓜子准备开始嗑。

  “下班回家的时候看见了歹徒持刀抢劫了美丽的小姐的包,所以在下理所应当地替美丽的小姐追回了她的包并教训了歹徒一顿呢。”

  雷狮猛然转头,才瞧见了安迷修手臂上常年缠着的绷带上的暗红,顿时一愣,瓜子都掉了。这个人是傻*吗…“还教训歹徒呢,我看人家教训你还差不多。让你天天‘路见不平’,遭报应了吧,活该!本大爷才不会怜悯你这个傻逼骑士呢!”说着雷狮一把抓住安迷修那只受伤的手的手腕,目不转睛地盯着绷带上的血痕,仿佛要透过绷带看到伤口似的。

  “雷、雷狮你干嘛?!”安迷修被雷狮的目光盯得有点头皮发麻,“没什么事我做饭去了啊?”语毕试着站起身,不料刚站起来却被雷狮一把摁回沙发。

  嗯?

  “给本大爷乖乖坐着不许动!”雷狮一面说一面起身去拿安迷修放在家中以备不时之需而特意准备的家用急救药箱,里面该有的应急装备还是有的。

  不一会儿,雷狮便提着白色的小药箱坐回了安迷修身旁。打开药箱,取出绷带、红药水、消毒纱布、棉签和消毒水后雷狮才缓缓启唇:“我说,这些东西,要怎么用来着?”

  “哼,还是免了吧,在下才不需要恶党的怜悯。”刚帮助完需要帮助的人后兴致颇佳的安迷修此刻仅剩的耐性被消磨殆尽,他不屑地偏过头。

  “切,分明是自己在外面惹是生非,你以为谁想替你收拾烂摊子啊,本大爷难得好心想要替你包扎,别不识抬举!”雷狮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取出棉签沾了消毒水。

  “真是拿你没办法……”安迷修无奈地抬起手臂。嘛,自己的对象哭着也要宠完。希望这位大爷不要乱来就好……

  雷狮解下了安迷修手臂上缠着的原有的绷带,再用沾了消毒水的棉签在伤口上擦拭,并对安迷修“嘶”的倒吸凉气声充耳不闻,将消毒纱布置于伤口上并用手指按压。而此时的安迷修虽然知道雷狮的本意是好的,却终究承受不住疼痛惊呼出声:“我说恶党你到底会不会包扎啊——痛死了!”

  “闭嘴好不好,万一哪天傻逼骑士你把我气走了说不定到时候你横尸街头都不一定有人来给你收尸!”

  “行行行我闭嘴,雷大爷您轻点啊。嘶——”

  按压了几分钟后,血早就止住了,雷狮又取了新的绷带包扎固定好伤口。

  “好了。”雷狮松开了安迷修的手。

  而此时的安迷修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终于平复了心情(个鬼):“恶党你到底会不会处理伤口啊???你是想疼死你对象然后好继承我的全套《小马宝莉》公仔吗?还有这包扎技术也太烂了吧?!”

  “你以为本大爷乐意啊?!!本大爷好心替你处理伤口怎么你还想恩将仇报吗,别不领情了!有幸享受这种待遇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都不够的!!!”

  “怎么恶党你想打架吗?在下一定奉陪到底。”

  “傻逼骑士谁怕谁啊,你就准备找你的美丽的小姐替你收尸吧!”

  然后他们愉快地干了一架。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