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疏雨泪墨

「这样的我还是死了算了」
偶尔会有点丧,慎粉,并不是什么阳光的人。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安之若素,木秀于林”
嘴上说着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实际上却是假人。
有点社恐所以不会说好听的话请见谅,并不是高冷做作。
叫芄兰就好,安林是专属称呼,非好友都不可以叫!我会生气的。
「究竟要千百次多强烈,才能激起方寸漪涟」
是个垃圾段子手,我恨我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文字。
以上。

【瑞金】我喜欢的第一个男孩

*首发百度贴吧
*HE 放心食用
*是欠了一个学期的文 三千字+
*和墨锅 @SK 的联动文 我负责格瑞视角 金视角的请戳她☜ 以及她好像还没动笔 想看的请催她一哈
*可能会有ooc…?因为我并不了解角色性格 凭感觉写的 如果有什么不妥请指正
*现pa+学pa  双向暗恋
*瑞金only
*不混你圈,缘见
*手机党不会排版

1.

    “走了,”看着金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发愣,格瑞伸出手在人面前晃了晃,试图拉回金的注意力。

    “金?”

    米黄色的阳光撒在少年的脸颊上,湛蓝色的眸子透过阳光,凝视着不知名的远方。

    格瑞一时间竟有些失神了。

    “啊…格,格瑞!我,我……”眼前的金发少年回过神来,惊慌失措的样子可爱得紧。

    这样想着,格瑞收回了视线,心思却不知飘到了何处,以至于忘记了问金方才为什么发呆。

    “嘿嘿,格瑞,我们周末一起去看电影怎样?”一阵沉默过后,金见格瑞没有开口的意思,终是沉不住气开口打破尴尬的局面,仰头冲格瑞笑道,“就我们两个喔!”

    看着金比阳光还灿烂明媚的笑容,格瑞鬼使神差地联想到了「天使」二字。恐怕是天使也不过如此了。

    “笨蛋,还愣着做什么,秋姐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回家了。”格瑞心里虽这么想着,嘴上却一如往常,波澜不惊。

    格瑞自顾自往前走去。

    “啊……”金低下了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脸上的表情,语气却是挡不住的失落。格瑞都能想象出此时的金如一泓清水般的双瞳黯淡下去的模样了。

    抬起头来时,格瑞已经走了二十来步远。“诶诶,格瑞你等等我呀!~”金背着书包急匆匆地向跑去,生怕落下太远。

    闻言格瑞停下了脚步。

    见格瑞停下了步子,金却不肯随着格瑞的步伐慢下来,而是更加急匆匆地朝格瑞奔去。

    “呼——”背着书包果然不方便跑步,可算是赶上格瑞了。金松了口气。

    “好。”格瑞不咸不淡的话语飘进金的鼓膜。

    “诶诶——太好了!格瑞你答应了!”刚刚还是一脸郁闷的金欢呼起来,水蓝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格瑞伸出了一只手。

    “嗯?”

    “书包给我。”

    金闻言大大方方地将书包递出,格瑞接过金的书包。由于身上还背着自己的书包,格瑞就一手提着金的书包,另一只手腾出来顺势握住了金递书包的那只手。

    金仰脸疑惑地望着格瑞面无表情的脸。

    “路上车多,当心。”回应他的是格瑞的这么一句话。

    “诶,真的欸…”出于适才一直顾着赶上格瑞的脚步的缘故,金甚至没有注意到两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车水马龙的闹市区。此时的金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四周,活像个好奇宝宝。

    “笨蛋…”

   
    今天的格瑞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冷呢。

     格瑞不再作声,沉默地听着金一路叽叽喳喳,偶尔答复一两句。

    夕阳的余晖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2.

  
     “哎呀格瑞你就帮我一回嘛……”金突然凑近的脸逐渐在格瑞瞳孔中放大,他的眼里闪着诡异的光。

    格瑞面无表情地将金试图搭在自己身上的手甩开:“不要。”

    “格瑞——”

    “不可以。”

    “可是我真的不会做嘛…而且明天就要和格瑞出去了欸……”金捧着作业本可怜巴巴地望着格瑞,水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无辜。

    哎,算了。

    “哪题不会,给我看看。”

    “好耶!我就知道格瑞你最——好了!”金欢呼了起来。

    “'求直线l:ax-y+b=0经过两直线l1:x+y-5=0和l2:3x-5y+1=0交点的充要条件',你看,这里先求出两直线的交点为(3,2),然后再代入直线l,剩下的不用我说了吧。”格瑞无奈地扶额。

    “唔…代入直线l,是…3a-2+b=0,所以充要条件是3a+b=2!”

    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你是笨蛋吗。格瑞动了动唇,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象征性地抚了抚金的头以资鼓励,再继续解下一道题。

    窗外的萤火虫三三两两藏匿于树丛间,撒下蓝莹莹的点点繁星,明明灭灭。屋内的灯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最终还是熄灭了。

3.

    周末的上午,商业街的生意自然是好得没话说,光瞧这人流如潮便足以见晓了。

    暖融融的阳光黏糊糊地纠缠着路上的行人,好不暖和。金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再一手揽着格瑞的手向电影院走去。

    灿烂的阳光为金的脸庞笼上一层浅浅的金辉,倒是与那人的金发一前一后相呼应,协调得不得了。方才不经意间的呵欠暴露了人俏皮的虎牙,更要命的是,金的眼角还挂着打呵欠时溜出的生理泪水。

    可爱…

    格瑞没来由地如是想到。

    于是我们的【格·真·闷骚·瑞】按捺住崩人设的欲望,撇了撇嘴,趁着金尚还沉浸在浓浓的困意中,不动声色地替自家发小拭去了眼角的晶莹。

    这么可爱的样子怎么可以被别人看到……

    一面这样想着,格瑞一面迅速抽回手装作无事发生,一如既往的面瘫脸,殊不知自己的人设早就崩得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许是心虚的缘故,接下来的路格瑞都不敢如先前那般用余光打量金的脸。

    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所幸自家发小打小便神经大条,想来也是觉察不到自己对他的……

    从商业街到电影院的路并不长,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便到了电影院前。金放开了挽着格瑞的手,径自小跑至电影院门口,再回头咧嘴朝格瑞招手。

    说到底还是会失落吗…也是,他觉察不到的吧。

    收拾好难得的负面情绪,格瑞的视线对上了金的,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于是快步走向前去。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4.

    电影其实并不好看,只是金执意要来看,否则格瑞也是不愿意来的。毕竟学业如此繁忙,甚至连偶尔的放松小憩都是奢侈的。换做是他人,格瑞定然是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其邀请的,但如果是金的话那就得另当别论了。

    毕竟是喜欢的人啊。

    更何况此人还是与自己朝夕相处十余年的发小呢。

    想到这儿,格瑞用余光瞄了眼坐在自己身旁正全神贯注地看电影的金,金的手里抱着已经空了的爆米花桶。他们买了两桶爆米花,一桶金已经吃完了,喏,他手里的空桶便是证据了;另一桶则在格瑞手中,格瑞素来不喜甜食,这爆米花自然是一粒未进了,金见自己这桶已经啃完,便自然地伸手去够格瑞那桶。

    看着金津津有味地嚼着香甜松脆的爆米花,格瑞竟也鬼使神差地伸手拈了一粒金黄的爆米花往嘴里送。闻起来还行,但一经咀嚼,一股奶味便在嘴里蔓延开来,香香甜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的每一个细胞。

    太甜了,也太腻了。

    还是牛奶好喝。

    格瑞如是想到。

    于是接下来一个多小时的时光,格瑞一面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着,一面时不时小心翼翼地窥视着身旁这人的侧颜。虽说是白白浪费了半天,却也并没有浪费,至少比待在家里写卷子好,在家里可没有这样全神贯注近距离观察暗恋对象的机会。

5.

    其实这样的暗恋是在很久以前便开始了的。格瑞也说不准究竟是从何时起,自己对金的情感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是在一次课间看见他与别的同学嬉戏打闹时意识到心中泛滥成灾的不爽?还是早已习惯于他如牛皮糖般缠着自己,喋喋不休地嚷着自认为有趣的奇闻轶事?亦或是在更早的时候?

    格瑞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依稀记得在自己搬到登格鲁的第一天,小小的男孩自来熟地领着自己四处转悠,说是熟悉熟悉这片街道。说起来也是奇怪,素来认生的自己在那时竟没有一丝抗拒的心理,愣是任人牵着鼻子走。或许恰巧是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孩,才使自己卸下了警惕,以致于后来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好朋友」。

    『嗯?因为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很正常的嘛?』

    仅仅只是朋友吗……

    回忆到这儿便戛然而止了。

    格瑞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没有结果也罢,只要能这样注视着他就好,只要能一直看到他的笑颜就好。

    即使只能做一辈子的朋友也没关系吧。

   6.

    “格瑞?”眼前的金发少年湿漉漉的双眼在格瑞眼前不断放大,是金凑近了担忧地看着自己。

    “格瑞你怎么了吗?为什么不理我…是在想什么事吗?”

    “没什么。”

    所以说仅仅是因为对方的家里没人又恰逢落雨,还是那种分分钟能把人淋成落汤鸡的暴雨,就轻易地答应了对方在自己家留宿的请求。这样,真的没问题麽?

    也好,反正一直是一个人,多一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我说,我已经洗好啦,该格瑞你去洗澡了——”金又一次地重复了方才自己说了无数次的话,格瑞愣是一句没听进去。金略微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

    “知道了。”很好,声音一如往常的清冷,应该是看不出来自己此刻心中的波澜了。

    格瑞带上了换洗衣物,径自进了浴室,剩下了坐在沙发上一脸懵逼的金。

    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浴室外安静得只听得见金擦头发的声音,以及浴室中传来的水流声。
   
    从浴室出来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异常诡异。往常如鸟雀般叽叽喳喳的金坐在沙发的一头,沉默地看着沙发前的电视,格瑞坐在另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手中的书。

    说些什么吗?还是算了。

    格瑞无声地叹了叹气。

    空气中混入不属于自己的气味,洗发露的清香夹杂着金的气息飘进格瑞的鼻腔。

    糟糕啊…

    格瑞将有些微红的脸埋进书页中,甚至羞于用余光打量坐在沙发另一头的少年。
   
    直到耳畔传来少年轻微的鼾声,格瑞才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手中的书,手心早已渗出一层薄汗。

    睡着了啊……

    盯着金流着口水,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不雅观的睡脸,格瑞自觉地抱来一条毯子。

    安置好少年后,格瑞出神地注视着他的睡颜。分明是极其不雅观的睡颜,可偏偏自己的心脏却止不住地剧烈跳动。

    可是他仅仅只把自己当作最好的朋友啊,如果被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思的话,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收拾好了心情,格瑞起身打算回自己的房间。来着金的一声梦呓不偏不倚地飘进格瑞耳内:“嗝…格瑞……我喜欢…你。很……很久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我对你…当,当然,不止…是朋友……朋友之间的……喜欢……”

    格瑞愣住了。

    原来……他也对自己怀着同样的心情麽?……当然也不排除是胡话的可能性。

    真是…太糟糕了。

    这样的感觉。

    手足无措。

    轻轻为金掖好了毯子,格瑞按捺住扑通扑通的心跳,恍恍惚惚地回了房间。

    我该如何面对你呢……

    如果仅仅是胡话……

    ……

    …………

    明天,明天就向他表白吧。即使会被拒绝,即使对方并不喜欢自己,即使最后连朋友可能都做不成,但仍是想要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心意。

    孤注一掷,总比窝囊地畏缩不前好。

——END——

评论(3)

热度(21)